咒师遣散地🔫

【VO】Wonderful Life 【老夫老夫向,略OOC【TBC

嗯……第一次用lofter发文手好抖【喂
话说真的是N久前的一篇文,发上来也没有修改,所以文笔渣什么的请硬着头皮看下去【鞠躬
年龄差貌似有点问题请无视【泥奏凯
听名字就是亲妈,坚定不移的亲妈!【人艰不拆
此人文风可疑…… 好的现在放文……

    洛杉矶又一个寂寞的冬天。
    Viggo步行在微雨的街道上,积水的马路倒映着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霓虹,红红绿绿一片冰凉。他刚从新西兰回来,在为下个月要在那里举办的一场摄影展做了几个周的准备之后。
     新西兰也在下雨。仔细想想,自己生活的城市全都是这种令人头痛的天气。人人都说南加州的气候好,但可能因为自己确实老了,还是更偏爱南方。总有一天,他会和Orli搬到南部,可能是迈阿密,或者别的有着明媚阳光的城市去。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晒得黝黑的Orli的脸,Viggo扯起嘴角笑了。
     他有那么一点儿想Orli了。 那个被惦念的年轻人正在千里之外的伦敦处理“家事”,和Miranda带着Flynn到处玩,“尽一下甜心老爹的义务”。Viggo知道,他嘴上虽这么说,但和儿子会面还是让他打心眼儿里开心。这从他打电话来的语气中就能透露出来。
    “Viggo!你回家了对不对?今天我们去坐了伦敦眼,还去看了卫兵换班,对吧,小伙子!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小男孩的尖叫。Viggo几乎能想象出Orli逗Flynn玩的神情。眼睛里无限的宠溺。
    “还在街上,不过快到了。Miranda和Flynn都好吗?”Viggo说。 “好极了。本来我没指望他这么久没见我还能这么粘人,结果我一进门,他就拿着鸡毛掸子很严肃地说,‘Will Turner,来跟我决斗吧’,把我吓了一跳!”门响的声音。Viggo猜那是Orli走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 实际上他是对的。Orlando溜到了卧室里,一下子倒在床上。弹簧床垫发出一声抗议。
    “喂,老家伙,我想你了。” Viggo在家门口站住,身体倚着门滑下去,蹲在墙根。“我也想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Viggo。”Orlando用一种近乎梦呓的语气唤着。 “嗯?”他哼出一个鼻音来回应。 “Viggo,Viggo,Vig、Vig、Vig……” Viggo知道他小孩子脾气又犯了,于是随口哼唱起一首儿歌来,Orlando便不作声了。Viggo的儿歌是丹麦语的,他又唱得含混,Orlando完全听不懂,只觉得这么活泼的调子被他用粗哑的嗓音哼着,有种莫名的搞笑感。
        Viggo认真地哼完整首歌后,电话那头爆发出一阵欢畅的笑声。Viggo喜欢Orli的笑声,那种毫不掩饰,真心实意的开怀大笑。“真蠢,不过我喜欢它。Viggo,这是你第一次专门为我唱歌,值得纪念。”Orlando评论着,像一个得到睡前故事的孩子般心满意足。思念变得浓烈起来。Viggo想念他的笑脸,想念他瞳仁与卷发的颜色,想念他说“Viggo”的口型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Vig?”直到Orli唤他,Viggo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沉默太久了。“我走神了,对不起。……Henry前几天对我说他想你了。你们有一年没见了,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在暗示我赶快回去吗?那你应该这样措辞:‘亲爱的Orli,你的男朋友和他的儿子都在疯狂地思念着你,请快点回到他们身边吧!’这样才显得有诚意一点。”Orlando得意扬扬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如果你想听的话,”Viggo清清嗓子,“亲爱的Orli,你的男朋友和他的儿子都在疯狂地思念着你,”他故意拖长了“疯狂”这个词,以一种几近蛊惑的低沉语调,“回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大概静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。正当Viggo以为信号断了的时候,Orlando慢慢地说: “Viggo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持续了一周的阴雨天气过后,洛杉矶的天空像是专为迎接某人的归来而放了晴。 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响起时,Viggo和Henry正兴高采烈地在沙发上打着电玩。当这声音响起来时,他们对视一眼,立刻扔下手柄凑到大门前。棕色卷发的年轻人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前,虽然脸上还残留旅途的疲惫,却还是笑得一脸阳光灿烂。
        “Orli,尝尝我妈做的芒果布丁,超好吃……Orli,快来玩我们新买的游戏,我爸每次都输……Orli,天气这么好,我们去游乐园吧……Orli¥*~#%&#@……”Henry是真的很想Orlando,像一阵旋风把他从屋子的这头卷到那头。
        Viggo实在看不下去,只好开口:“Henry,Orli坐了很久的飞机赶回来,已经很累了,我们应该先让他休息。乖,先去把我们刚才扔下那关过了,不然我们要一直卡在那儿了。” Henry悻悻地到沙发那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Viggo把Orlando塞进被子里,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,望进那双巧克力色的眸子,“睡一觉吧,最好睡到天亮。明天再陪那疯小子折腾。”正要转身离去,却被年轻人一把拉下去,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做这个?”然后一个深吻让他把一切搁在嘴边没说出来的、在心里酝酿着的答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Orlando放开他,享受着涌到肺里的新鲜空气,晶亮的深色眼睛望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Viggo略微结巴地说:“Orli,我想……还不可以,过几天…我把Henry送回去,……”“不,Vig。”Orlando猛地从被窝里坐起来。他很少这样犀利地打断别人的话,除非他觉得有必要这样做。“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他了。你不能永远让他以为他爸的男朋友只是一个‘酷极了的邻家哥哥’,不是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我的确不能那样做。”Viggo停顿下,像是在整理思绪。“可是,Orli,我们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。你知道,他对这个有些排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,‘合适的机会’,难道等他青春期长成一个恐同分子,来指着你的鼻子质问你‘你和那个该死的Orlando是什么关系’么?”Orlando讽刺道,眼里闪动着绝望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Orli,你知道他不会的。”Viggo很轻地说,然后两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。Orlando看着他慢慢皱起来的眉头,心一下子软下来。他凑到Viggo旁边抱住他,用最柔和的语气说:“算了,Vig,我不奢求别的了……我们还在一起,我们还像当初一样爱着彼此,这就已经足够了……”他慢慢眨动了两下眼睛,有些湿润的长睫毛低垂着,让这个动作显得有些费力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十年了,Orli,”Orlando看着那个比他年长十九岁的男人转过身来,用他深邃的灰蓝色眼睛平静地注视着他,“也许你是对的……” Orlando只能抬手死死抱紧他,像一个垂死的人抱着救命的浮木。

        “Henry,”Viggo试探性的唤着儿子的名字,一边合上手里一本打掩护用的娱乐杂志,“……你现在还是那么讨厌……同性恋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,比以前好了一点。身边有几个那种朋友,人也都挺好。只是想起他们跟男人接吻,心里还是有点儿……你懂的。”Henry有些心不在焉地说。
        Viggo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地呼出,“听着,儿子,我想我是双性恋。”Viggo感到室内空气稀薄起来。“我的意思是,以前我爱你妈妈,我真的爱她……可是现在我爱上了一个男人……我想。”
        过了许久,Henry问道: “那个人……是Orli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是。我想我们正式在一起已经有十年了,儿子。”Viggo闭上了眼。 “那可真酷。”Viggo发誓他根本听不出这是正话还是反话。

评论

热度(2)